筆趣閣 > 至高天神在凡間 > 第283章 黑暗圣教的滅亡

第283章 黑暗圣教的滅亡

看來,他們都將楚陽當成了軟柿子,想要對楚陽下手。
  
  “萬劍歸宗。”
  
  楚陽見他們過來,直接就一招萬劍歸宗,頓時,那些飛上來的老祖、長老、門徒們,一個個身體被射穿,他們瞪大了雙眼,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死得這么快,更想不到楚陽強悍成這樣。
  
  黑暗圣教派來殺楚陽的,盡數被楚陽所滅。
  
  而此時的黑暗圣教總部,在幾只寵物的輪番蹂躪之下,已經變成了一片廢墟,整個總部,也看不到一處完好的。
  
  “混賬!”教主勃然大怒,一道道血氣沖天而起,直插云霄,給人一種無盡的壓迫感,令人難以喘息。
  
  血氣化成了巨大的魔頭,盯著在它面前,顯得無比渺小的楚陽。
  
  楚陽看著這個血色魔頭,只覺得它真夠大的,氣勢也十分的強悍。
  
  但是在楚陽的面前,它就如跳梁小丑般的存在,一點也沒引起楚陽的忌憚,反而讓楚陽用玩味的眼神盯著它。
  
  血色魔頭被楚陽看得有些發麻的感覺,似乎有些害怕起來。
  
  它并不是幻象,而是真實存在的,也是被教主豢養出來的智慧兇獸。
  
  但是,向來百試百靈的血色魔頭,今天碰到了硬茬子。
  
  “愚蠢的神族,立即投降于我,乖乖成為我的獻祭品,否則,定讓你魂飛魄散。”
  
  血色魔頭盯著楚陽,開始威脅起來。
  
  “可笑。”楚陽只覺得好笑,道:“愚蠢的魔頭,乖乖伏首,我讓你死個痛快。”
  
  “哼!看來你想死,那么我就成全你。”血色魔頭勃然大怒,也失去了耐性,不再顧慮楚陽的實力,在它看來,神族根本算不了什么,只會成為它吞噬之后的補品而已。
  
  “劍斬星辰。”
  
  楚陽也同樣懶得與之多廢話,見它化作血盆大口,朝著他吞噬而來,楚陽立即釋放了劍氣,一道蔚藍的劍光閃過,帶著七星連珠的光影,以毀滅性的力量,摧枯拉朽般,將吞噬過來的血氣魔頭一斬為二。
  
  “不!!!”
  
  血色魔頭發現自己竟然抵擋不住劍斬星辰,整個魔頭被一分為二,伴隨著毀滅性的力量,在它的魔頭上肆虐著,它的整個血色魔頭,開始就像引燃的紙片般,被燃燒殆盡,遺留下的只有它痛苦不堪的慘嚎聲。
  
  最終,聲止!劍止!天空中的血氣也盡皆散去。
  
  “噗嗤。”
  
  在黑暗圣教地宮中修煉著的教主,猛地噴出了一大口的鮮血。
  
  血色魔頭一死,他的修為也遭到了重創,實力大大下降。
  
  “怎么可能?”教主不敢相信,楚陽竟然有如此的實力,打敗他的血色魔頭。
  
  要知道,這頭血色魔頭不知道吞噬了多少的超凡、巔峰級別的子神,而其他級別的子神,更是不計其數。
  
  所以,它的強大已經堪比真神般的存在。
  
  但是,就是這么一個被他寄予厚望的血色魔頭,竟然讓人一劍給斬了。連帶著,他也遭到反噬,身體遭到重創,沒個幾千年光陰,想恢復都難了。
  
  關鍵是,人家會給他機會嗎?
  
  要派人阻止?
  
  他現在已經成了孤家寡人了。整個森羅島上的黑暗圣教的勢力,全被楚陽和他的寵物給滅了。
  
  如今,他在森羅島上已經成了光棍司令,無人可用,只希望別被楚陽給找到,否則后果不堪設想。
  
  但楚陽不會給他機會,剛剛他吼得最兇,楚陽已經發現了這位黑暗圣教的教主就藏身在地宮之中。
  
  地宮已經被教主開啟了各種陣法,為的就是防止楚陽和他的寵物侵入。他要是早些開啟,還多少有些用處,但是現在已經晚了。
  
  楚陽對著吞金獸小金道:“小金,把那些陣法全都給我吞了。”
  
  “優!”
  
  小金興奮地叫起來,龐大的身軀朝著地宮的位置而來。
  
  它在地宮開啟了各種陣法的時候,就感應到了陣法的存在。
  
  吞噬,是它最強大的能力。
  
  無論是什么陣法,或者是什么堅固的金屬,它幾乎能夠逮到啥就吞噬啥。
  
  當小金出現在地宮上方的地面時,教主心中一寒。
  
  他已經感應到了小金的強悍之處,若是真如楚陽所說,能夠吞噬掉陣法,那他就必死無疑。
  
  “該死,希望這只是嚇唬我的而已。”
  
  教主心中有些慌亂,剛剛身受的內傷,就夠他難受的了,現在根本沒有多少的自保之力。
  
  但他的期待變成了失望,卻見小金張開了能夠吞噬天地的巨口,一口咬了下去。
  
  頓時,地宮布置下的陣法,一個個被它吸入了肚子里面,連帶著,地宮上面那厚厚的土,也都被吸入了小金那仿佛無窮無盡的肚子里面。
  
  整個地宮的天頂,都被小金吞噬掉,露出了里面的教主。
  
  一身紅衣的教主,抬頭望著上方,卻發現楚陽不知道何時,已經站在上方邊緣,而在四周,即是他的幾只寵物,全都像看猴子一樣,圍觀著他。
  
  這讓他有一種莫名的羞辱感。
  
  “你,你到底是誰?為什么要對付我們?”
  
  “我是誰?我是新陽城的城主。”
  
  “是,是你!”
  
  這時候,教主終于明白過來了,隨即又露出了苦澀之色。
  
  “果然,預言確實是如此,我們黑暗圣教看來要亡定了。不過,就算如此,你也阻止不了混亂之源的蘇醒,等它蘇醒之后,整個天地也終將再一次混亂,到時,真神將降臨,而子神將從此消失。”
  
  “呵呵,不勞你操心。”
  
  “不,我們做個交易如何?”教主不甘就這樣死去,他也知道自己想逃也逃不了。
  
  因為小金已經鎖定了他,他周圍的空間早就被禁錮了。
  
  “什么交易?”
  
  “只要你不殺我,我告訴你一個天大的秘密。”
  
  “哦?說說看,我可以考慮一下。”
  
  “你先答應我。”
  
  “你怎么這么天真,現在你還有討價還價的余地嗎?”
  
  “這……”
  
  教主眼神掃過了楚陽,還有他的幾只寵物,咬咬牙,知道自己確實沒有討價還價的權力。
  
  他心中再怎么的不甘,但他也不想這么簡單地死去。
  
  也就在這時,楚陽說道:“行了,看你不肯說的樣子,我也不想知道了。”
  
  對于他來說,想要知道黑暗圣教的秘密還不簡單。
  
  何況,楚陽已經看穿了這家伙的想法了。
  
  他本著想要恢復修為之后,再找楚陽報仇。
  
  但是,楚陽可不會給他機會,那怕是幾千年后。
  
  “神控術。”
  
  楚陽直接吞噬了教主的記憶,讓他連反應的機會都沒有。
  
  隨后,黑暗圣教的所有秘密,都呈現在楚陽的面前。
  
  黑暗圣教是混亂之源創造出來的一支力量,教主并非真正的統治者,真正的統治者是教主之后的混亂先知。
  
  關于新陽城的崛起和危害,是混亂先知告訴教主,并命令教主執行的。
  
  因為身份的敏感,他們企圖說服聯盟對付新陽城,可是失敗了。既然失敗了,就給聯盟一點教訓。
  
  他們密謀混亂新陽城,并且已經開始進行了……
  
  一個又一個的記憶,被楚陽從教主的記憶中提取出來。
  
  楚陽也因此,知道了關于新陽城、聯盟的事情。
  
  接著,楚陽又查看了關于森羅島的記憶,關于黑暗圣教對上位世界所做的大事件,關于混亂先知的信息。
  
  黑暗圣教在一萬年前,就曾企圖要復蘇混亂之源,結果卻失敗了。因為整個上位世界的子神都聯合起來,對抗了他們。
  
  而因此,黑暗圣教損失慘重,最終只能夠躲到了森羅島中。
  
  如果不是楚陽的出現,并對混亂之源動手,驚動了混亂先知,讓其知道了新陽城,以及他的存在,他們也不會這么快就出現在神族的視野中。
  
  “這事還和我有關系,好吧!”楚陽有些無奈,看來是當時在遠古戰場時,因為讀取了混亂之源的記憶導致的。
  
  要不是混亂之源一死,上位世界將會開啟真神通道,導致真神的降臨,他還真想當時就干掉混亂之源。
  
  可惜,他終究是一個人,不可能以一己之力,去拯救整個上位世界。要真是那樣,他還不得累死,正是出于這方面的顧慮,他才沒有對混亂之源下手的。
  
  然后,他又查看了混亂先知的位置,卻郁悶地發現,這個教主連他在哪里,是男是女都不知道。
  
  只有一個印象,那就是對方一直都披著一件黑袍,將整個身體都包裹在里面,而對方的面容,只看到了黑蒙蒙的一片,根本就看不清楚,也看不出修為的深淺,只知道教主很畏懼黑暗先知,對其更是唯命是從。
  
  “混亂先知既然找不到,那就先不管它了。”楚陽便收回了所有的寵物,離開了森羅島。
  
  當他消失之后,不知道過了多久,一道身影突然出現在森羅島的上空,并向著森羅島下方望去。
  
  它看到整個赤骨山被夷為平地,黑暗圣教總部變成了廢墟,連地宮都被掀了出來,而黑暗圣教的教主、長老、門徒,甚至四大村落的村民,盡皆被殺了。
  
  “麻煩了,敵人出乎意料的強大無比!難了!只能夠提前開啟天譴了!”這道黑色的身影嘆息一聲,化成了一縷黑煙,消失在空中。
  
  紫筆文學
  
  
九鼎娱乐电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