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圣主的世界之旅 > 起晚了,更新延時半個點

起晚了,更新延時半個點


  每個故事的開篇,都有這么一個不凡的少年。
  具體的事情要從一個多月前的某個晚上說起!
  當天,因為封閉在家閑著無聊的白毅再度重溫了一遍哥倫比亞影視公司制作的一部叫做《圣主·悲慘日記》的童年回味動畫。
  但讓白毅沒有想到的是,當天晚上,在熟睡之后,他就做了一個奇怪的噩夢。
  在這個奇怪的噩夢中,他曾是一位高高在上的惡魔君主,跟他的七位兄弟一同統治著世界,但誰曾想突然冒出來一群所謂的不死神明對他們喊打喊殺!
  惡魔君主們因為驕傲被率先偷襲,最終不敵,被封印在一片死寂的空間中。
  不甘的惡魔們齊心協力將其中一位惡魔送了出來,但沒想到慘遭背叛....而那位背信棄義的惡魔,統治世界沒多久也遭到了新的反抗。
  正義的法師用魔法封印了祂!
  力量被分割成十二塊符咒,自身化作雕像被永久封存。
  然后,夢到此為止,白毅睜開了眼睛,他從夢中醒過來。
  原本,白毅以為這只不過是一個夢而已。
  畢竟男人都愛幻想,加上他睡前刻意將這部動畫片回味了一遍,日有所思,夜有所夢之下,夢到自己變成了火之惡魔~圣主,并不是什么匪夷所思的事情。
  相反,這很正常。
  但不正常的是,當他清醒過來想要動動手腳的時候卻發現,他失去了移動的能力。
  感覺就像是被澆筑在水泥中一樣糟糕。
  而更加煩人的是,在他視線的正下方的座椅上,有一個穿著一身綠色西裝的白發男轉過頭來,說著印象里十分熟悉的臺詞:
  “圣主,你這么快就回來了,怎么沒有拿到符咒嗎?”
  看著面前擠眉弄眼的白發男,白毅真想張嘴吐他一臉。
  但可惜,身為一個雕像沒有張嘴這個概念,更別提吐東西了!
  “安靜點,瓦龍!”
  掛在墻上的石頭雕像的眼睛中散發著象征著不詳的紅色光芒,飽含氣憤跟怒火的聲音讓手舞足蹈的瓦龍打了個激靈。
  收回目光,心中幽幽的嘆了口氣。
  本來嘛,成為穿越者應該是一件興奮至極的事情,而剛開局就獲得超凡脫俗的力量更是會把原本的快樂疊加,翻倍。得到的應該是如同初次一般的甜美才對。
  但是,為什么會是這樣呢?
  龍叔,小玉,老爹,特魯,這么多正義一方,能夠大義凌然給自己謀福利的角色擺在那里。為什么偏偏要選擇成為圣主?還是被掛在墻上當一只沙雕掛件的圣主?
  白毅心里的郁悶可想而知。
  圣主,童年回憶,經典引進動畫《成龍歷險記》之中的大反派,頭頂八卦之離,火之惡魔,符咒之主,黑氣巫師.....稱號,并且作為始終貫穿全劇的反派boss,他的強大毋庸置疑。
  完整版的圣主,雖然不能說是這個世界絕對第一的存在,但也是排名頂尖那一批中的一位。
  然而,想要變成全盛時期,白毅首先得搜集好十二枚符咒,尋回自己被拔掉的龍牙,殺死繼承了他黑氣的惡魔小龍,在去地獄從另外七位惡魔手中奪回自己的部分黑氣,使火氣完整。你以為這樣就結束了?
  不不不,這些不過是力量罷了。可千萬別忘了,除了惡魔的身份,其實圣主本身還是個法師來著!
  所以,把上邊的一切都順利奪回來之后,他還得找到圣主當初撰寫的那本法術大全,花費十幾年把上面的魔法全部掌握,這才能恢復到巔峰,成為那個讓世界都為之顫抖的火之惡魔!
  “嘖...”光是想到這些他就感覺頭痛無比,更別提實地去做了。
  更何況既然他成了瓦龍辦公室里的一個掛件,那就證明龍叔小玉主角團的存在。以這個世界維持陰陽平衡的秉性,不管自己想做什么,主角團估計都會適時的找上門來,然后把一切攪黃。
  身為旁觀者,向來盼望著正義戰勝邪惡!但當你變成反派,過分開掛的主角團卻讓人惡心到不行.....等等。
  似乎事情并沒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糟糕?
  白毅猩紅的雙目看向了下方的瓦龍。
  雖然在劇情中,瓦龍跟他的五人小團伙一直都是負責挨打搞笑的配角,一直敵對一直失敗。但有一點不得不承認,幾乎每一集中他們都能有效的牽制主角團。
  這么看,瓦龍團隊也并不是一無是處。有他們全力牽制著主角團隊。而后白毅自己不管是派遣黑影忍者去找那幾個他知道大概地點的符咒,還是尋回龍牙,找到魔法大全,都不會有人阻攔。
  況且,這個世界讓他感興趣的東西并不只是讓圣主恢復實力。除此之外,黑影兵團的面具,其他惡魔的魔氣,神將的盔甲......
  當然,現在的當務之急是讓瓦龍團伙繼續去盯著成龍,干擾搶奪符咒。
  “瓦龍——你跟你無能的手下,讓我很失望!”
  “是是是,我的屬下非常無能,但他們至少剛剛幫你找回了羊符咒不是嗎?”
  氣沖沖的說完這句之后,瓦龍頓時一縮腦袋。生怕這個掛在墻上的沙雕給自己怒噴一口。
  “但你們又丟失了多少?雞,牛,蛇,白白丟失了三個符咒!”
  白毅猩紅的雙眼中,光芒一閃。下一刻,房間的陰影處,一身漆黑的黑影忍者從地板跟墻角緩緩冒了出來。
  “......”
  一雙雙冰冷的眸子注釋著瓦龍,冰冷的目光讓他汗毛乍起,生怕眼前這個沙雕對自己痛下殺手。但接下來的一幕卻讓他頃刻忘記了現在徘徊在生死邊緣的感覺。
  一個黑影忍者手捧著一個盛滿了細碎金子的玉石碗,放在了瓦龍面前的桌上。一群金色小可愛,在燈光下閃爍著耀眼的光芒讓他幾乎不能自已。
  “這是你找到羊符咒應得的一份!”
  看著興奮的將雙手插進碗里細數金米的瓦龍,心中暗自點頭。
  要想馬兒跑,就得給馬兒吃草。像圣主原本那種純畫大餅的方式,也就只有動漫里能合乎情理了。現實中,真要維持原樣去壓榨瓦龍,不出幾天這群人就得陽奉陰違,甚至很快將他一腳踹開。他還要靠瓦龍來牽制主角團,所以,必須要以利誘之。
  “找到的符咒越多,獎勵就越豐盛!等十二個符咒全部集齊,我會把曾經富可敵國的寶藏分享給你!”
  “是是是,圣主您說得對!”捧著十多斤重的玉碗,瓦龍臉上滿是諂媚的笑容:“這樣,我馬上安排特魯他們去給您尋找新的符咒!”
  “......”
  目送著瓦龍離去,身為雕像的白毅輕輕嘆了口氣。
  穿越,變成圣主,跟瓦龍面對面。一切都是那么的猝不及防,完全沒給他反應的時間。現在把瓦龍支走,只剩下自己,也該是審視一下他現在的狀態了。
  白毅沉寂下來,審視著自己:
  “正如我所想的那樣,圣主的力量十不存一不說,洛佩的氣魔咒也牢固的刻印在他的體內,魔法忘記的一干二凈....等等,這是什么?”
  正當白毅由內而外檢查自身的時候,沒想到在他檢查到龍頭的時候,居然在這里發現了一個暗淡的小光團。
  以為是圣主遺產的他下意識的靠了上去,隨后十分魔性的聲音在腦海中響起:
  【開局選身份,啊,居然是個沙雕?】
  【你啊,還在玩兒這種低檔的穿越游戲。】
  【快來試試這款《放置大魔王》,保證是你沒玩兒過的船新版本,開局就送十....九,八,七,六,五連抽!還有驚喜禮包等你來拿!】
  【只需體驗一分鐘,你就會愛上這個系統!】
  “.......”
  這個用著老套的廣告詞,浮夸又小氣的就是自己的金手指?
  有毒吧?
  白毅的第一反應是能退貨不?
  畢竟作為一個小網站瀏覽家,過去還沒穿越的他有太多時候被這種廣告詞的游戲坑害了。明明是懷揣著藝術的眼光去跟老師學技術,但卻被強制綁進游戲頁面,聽它惡俗的廣告詞,看它劣質的游戲畫面....
  然后怎么退也退不出去,完全卡死在這個頁面。要么重啟電腦,要么等著死機,沒有第三條路。
  本以為穿越成圣主就能跟過去說拜拜,
  結果,這個惡俗的金手指硬生生的追了上來!
  .......
  大眼瞪小眼,僵持了十多分鐘之后,白毅終究是沒忍住。
  伸展的意識碰觸到了眼前暗淡的光團。眼前視線驟然變暗,后腦位置如同被一柄大錘擊中一般讓他眩暈了一會兒,等回過神來的時候,光團便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則是呈現在眼前的信息面板:
  【玩家基礎信息】
  【姓名】:白毅(圣主)
  【種族】:龍
  【抽獎次數】:5
  【道具倉庫】:無
  【已解鎖功能】:主線任務
  ......
  what?
  這界面是不是有點兒太過于簡單明了?不太符合您浮夸的風格啊?
  還有,你不是叫做放置大魔王嗎?怎么還有主線任務這種老套東西?
  唉,算了。
  想他縱橫點娘十多年,看過不計其數的小說,還從沒見到過能退換的金手指。
  狗都不嫌家貧,他也不會看不起這粗制濫造的產品。
  
九鼎娱乐电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