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真的只是玩游戲 > 第四百零七章、參見修羅大人

第四百零七章、參見修羅大人

    其實黑衣人不會武功。
  
      這是交手幾回合后,陸彌意識到的事實。
  
      陸巖目前可謂戰斗力爆表,從一開始逆轉局勢之后就始終壓制黑衣人。后者身懷五道奈何橋,手段繁多卻也只能糾纏住陸巖,甚至節節敗退。
  
      用簡單一點的話來說,就是‘一頓操作猛如虎,一看輸出05’,就當陸彌以為贏定了的時候,局面才開始有改變。
  
      “砰!”
  
      清楚的脆響從陸巖腳下發出,辛辣氣息的煙霧瞬間籠罩大半小花園,貓咪們都炸毛逃開。黑衣人身形也消失在煙霧中。
  
      沒時間給他捂住口鼻,在視線被遮住的剎那,陸巖柳葉刀單手斜斬刀刃帶起的風暴就要將其驅散。可煙霧就像被一層薄膜籠罩,只是翻滾,沒有一絲一毫從小花園中溜走。
  
      青囊術·定風波!
  
      煙霧中似乎有催淚的成分,陸巖淚如泉涌,還沒來得及收刀,四面八方就有弦崩聲籠罩。
  
      銳利的合金箭矢穿透煙霧與樹葉,幾乎把陸巖瞬間打成刺猬。
  
      機關術·諸葛連弩!
  
      小金魚鑰匙扣剛才和橘貓對峙過,現在庇護沒有生效,導致他血條瞬間見底。
  
      帶著殘存一絲的血皮,陸巖揮刀在周身制造一片短暫的安全區,然后拿出彭舜華送的[奶油焦糖曲奇]把血條拉滿。
  
      但這不是回合制戰斗,在他加血的時候,黑衣人下一波攻擊以及銜接上了。
  
      同樣是連弩齊射,有過第一次遭重,陸巖已經足夠警覺。
  
      在弦崩聲響起的第一秒就側身翻滾,屏幕外操縱他的陸彌已經開啟心流,全神貫注。
  
      他察覺到,黑衣人在移動,在貼近陸巖,借著弦崩聲掩蓋腳步,二者的真實距離恐怕已經很近。
  
      于是不猶豫,果斷開大。
  
      [陸斬犀兕,水截蛟龍]!
  
      柳葉刀急速震顫,高速蜂鳴在空氣中造成音爆籠罩全部,被風水青囊術釘住的煙霧瞬間被打散,所有連弩的合金箭矢被頃刻攪碎。
  
      判斷沒錯,陸巖從他身后聽到了異樣的呼吸聲。
  
      “抓到你了!”
  
      他借著揮刀的慣性將柳葉刀擲出,整個人如離弦之箭從原地撲擊,在空中瞬間完成“鑄劍師”與“武術師”的切換。
  
      雖然武術師沒有被強化過,但這種時候,明顯比鑄劍師更適合。
  
      “鐺!”
  
      柳葉刀撞在厚重的黑色巖石上,濺出無數火星。
  
      借火星的微光陸巖看清戴著潛水鏡的黑衣人,他居然用這玩意防止自己在煙霧中流淚。
  
      不過這不是重點。
  
      重點是柳葉刀撞上的東西——一尊石像,黑曜石混入銅的材質,大約五十厘米高,雕成人的模樣只有上半身,此刻正奇異的浮在半空。
  
      雕魂師·賦魂!
  
      雕魂吳家絕學,為雕像添加生命的活力,由“奈何橋”所化的幽靈怪親自操縱,只是黑衣人的匠師傳承并不完整,所以石像只有上半身。
  
      黑衣人那么快就把把收集的“奈何橋”傳承,融入進自己的戰術中?
  
      陸巖一拳砸在石像之上,能開磚裂石的攻擊絲毫沒有傷到石像分毫。
  
      接下來的時間,就涉及到一個哲學問題。
  
      人打石頭,是石頭痛,還是人痛?
  
      陸彌不清楚答案,不過看陸巖扭曲一團的表情,他就知道應該是陸巖比較痛。
  
      用盡全力一拳打在棱角分明的石像上嘶!他打了個冷顫。
  
      “就這點手段?”
  
      黑衣人撿起被彈飛到腳下的柳葉刀,仿佛勝券在握。
  
      “你技高一籌,打得不錯。”
  
      陸巖有吃了塊餅干,聳聳肩倒也沒有什么失落感,他還有枉生石作為后手,根本不慌。枉生石的負面特效可以被強化后的鑄劍師克制,所以也能當常規手段使用。
  
      對方不知道這點,那現在就可以玩點戰術,陰他一下。
  
      “交出無辜者的靈魂,今日我放你走。”黑衣人說道。
  
      “我還以為你會要我交出‘奈何橋’。”陸巖揉了揉拳頭:“無辜者的靈魂,你是指剛才被救護車拉走的兩個人?他們果然是被人掠奪了靈魂,這件事不是你做的么。”
  
      “我不會對無辜者出手。”
  
      黑衣人不悲不喜,臉被全部罩住也看不清表情。
  
      “嘖,難道昨日被你襲擊的兩人就罪有應得?”
  
      “他們是八家傳人。”
  
      “這就叫有罪推論,因為他們是八家傳人,所以他們有罪我剛才就說過,沒必要整那么多冠冕堂皇的理由,這會讓貪婪的嘴臉很難看。”
  
      黑衣人沉默兩秒:“有道理,不過你沒資格指責我,陸家陸巖。你不也身負‘鑄劍師’、‘武術師’兩道傳承?八家中人,不可能一人執掌兩道奈何橋,說到底我們只是同類而你,真的是‘陸巖’嗎?”
  
      他將柳葉刀丟到地上:“最后說一遍,把無辜者的靈魂交出來,我放你走。”
  
      “嘖。”
  
      陸巖也不屑去解釋不是他做的,只是把餅干扎緊裝好,從口袋里掏出了[枉生石·偽]。
  
      氣氛再度劍拔弩張。
  
      就在再度動手的前一秒,忽然又有救護車的警笛聲由遠及近,與之相對的,是兩個鬼祟往小花園流竄的人影。
  
      兩個男生年紀都不大,都穿著附中校服,不說骨瘦如柴也能算孱弱,不過此時他們皮膚都有一半變成了黑色,手里捏著化學實驗室常有的三角瓶,瓶中空空如也。
  
      大家一照面,就都愣住,場面說不出來的尷尬。
  
      陸巖望向兩個不速之客手中的空瓶,在他視野里瓶中有類似人影的虛幻游蕩,就像幽靈怪。
  
      毫無疑問,就是今天受害者的靈魂。
  
      黑衣人突然上前一步,語氣冰冷:“你們是什么人?”
  
      兩個男生沒有理他,反而同時望向陸巖準確說他手中的[枉生石·偽],面露震驚。
  
      “哥哥,完整的枉生石。”
  
      “我看見了”手里捏著三角瓶的男生安撫一句,兩人同時抱拳單膝跪地:“閻君麾下,參見修羅大人!”
  
      屏幕外陸彌:“”
  
      鬼的修羅大人,我還龍王、醫圣、軍主、戰王、殺神呢!是不是陸巖還要歪嘴配合一下?
  
      沒等陸巖又反應,黑衣人勃然大怒:“果然是你指使!呸!蛀蟲!”
  
      陸彌又:“”
  
      完了,這回洗不清了。
  
      人在林中站,鍋從天上來。
  
      還沒等陸巖有反應,兩個不知哪來的龍套就怒發沖冠,大聲呵斥:“住嘴!竟敢侮辱修羅大人,找死。”
  
      你兩快閉嘴吧!畫風都偏了。
  
      陸彌哭笑不得,這是什么煞筆劇情?
九鼎娱乐电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