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大明鎮海王 > 第520章,都該殺

第520章,都該殺


  城堡王宮內,明軍士兵們異常的忙碌,一箱、又一箱的金銀、寶石、翡翠等等搬運出來,一個個大箱子非常的沉重。
  同時用來裝飾的這些金板、象牙、珊瑚、寶石、玉石等等,也是全部拆卸下來,打包裝箱,這些東西可都是要運到京城送給弘治皇帝的。
  大家的眼睛都看的清清楚楚,誰也不敢亂動,當然了,按照規矩,這些財富,弘治皇帝吃大頭占個六成左右,剩下的四成,上面的官員分一分,剩下差不多兩成就屬于他們這些底層的士兵們了。
  這個規矩是劉晉當初定下來的,現在也是成了出海探寶的一個默許規矩,無規矩不成方圓,不能因為在財富面前,大家就迷失了雙眼,最后彼此內部互相算計,反而什么都得不到。
  定下來規矩,大家都能夠從中獲得好處和利益,這樣才可以持續性的發展下去。
  去年從黃金洲回來的船隊,帶回來價值足足三千萬兩白銀的財富都是按照個規矩分配下去的,船上的每一個船員都分到了幾千兩銀子。
  一個個現在都咸魚翻身,都是有錢人,而且大家一個不拉的全部從萬里之遙的黃金洲回到了大明,不僅僅賺到了錢,而且還能夠有命去享受這些財富。
  拿自己該拿的。
  甚至于連王宮外面那些不斷搜刮劫掠的士兵們,他們也是同樣如此,一個個雖然大包小包的,但最終還是要匯聚在一起,按照這個規矩來分配。
  如果有誰在這個事情上面動心思,不管是誰,他都難道一死,因為最大坐莊的就是弘治皇帝,是當今的太子殿下,是當朝的權貴們。
  他們遠在千里之遙就能夠吃到最大的蛋糕,自然而然也是要極力的維持這個規矩。
  當然他們吃肉,下面的這些兄弟們也是跟著吃骨頭、喝湯,人人有份,大家都賺的盆滿缽滿,這就可以了。
  王宮當中所有值錢的東西都被打包裝箱,甚至于大家還拿著鋤頭不斷的揮舞,地上面鋪的都是銀磚,這可不能放過。
  而且掘地三尺,看看還有沒有什么埋在地下的寶貝什么之類的,總之就是要將這里給搜刮的干干凈凈。
  馬尼拉灣區這里,大部分的船只上面,大家都沒有下來,甚至于很多船都還在海上面停泊著,因為大家都已經看到了馬尼拉這里的動亂,生怕會波及到自己。
  呆在船上面更安全一些,如果一旦有什么事情,大家也是可以立即溜之大吉,對于大部分商行的人來說,他們這一次跟著出海也是冒了很大的風險,所以做事比較小心謹慎。
  不過戰斗并不沒有持續多久,在一波密集的炮擊之下,整個馬尼拉灣區這里的土著都被嚇的半死,猶如無頭的蒼蠅到處亂竄。
  很快,伴隨著明軍登陸,馬尼拉這里的一切都開始被明軍所掌控,大家也就更加安心。
  ‘徽商號’上面,祝本端、馮相兩人看著眼前的馬尼拉,彼此互相討論著。
  “殺戮太重了,這河水都開始泛紅了~”
  祝本端看了看一片廢墟的馬尼拉灣區,再看看已經開始泛紅的巴石河河水,忍不住說道。
  “估計是看到這些土著殺害我大明人吧,殺戮雖然重,但這里是蠻夷之地,這些土著不懂仁義道德,跟他們講道理是沒用的,只有殺的他們人頭滾滾了,才會怕我們,不敢再如此對待我大明人。”
  馮相想了想說道。
  “恐怕不止如此,我估計他們是想要占領這里,要在這里建立類似于琉球城一樣的地方。”
  祝本端點點頭,想了想又說道:“這里的地理位置十分重要,這呂宋離琉球島非常近,往南可以向澳洲這邊進發,往西可以去暹羅、安南、文萊、蘇祿、麻六甲,過了這麻六甲還可以去天竺、阿拉伯地區。”
  “占住了這里,就等于是在這南洋地區有了立足之地,以后往來南洋和大明就會非常的方便了,還可以依托這里,輻射整個南洋地區,到時候就會有源源不斷的財富聚集過來。”
  祝本端翻出一張世界地圖,指了指馬尼拉的位置,詳細的分析道。
  “聽你怎么一說,恐怕他們還真是有這樣的打算。”
  “這馬尼拉是天然的優質港灣,這里的地勢又非常的平坦、開闊,土地又極其的肥沃,再加上還有一定的基礎,是非常理想的地方。”
  馮相聽完,想了想也是鄭重的點點頭表示了贊同。
  “不然你以為他們為什么會帶怎么多明軍過來,這又是大炮,又是火槍的,都武裝到牙齒了。”
  “看看吧,這城堡很快就會被攻破。”
  “在這里大肆的殺戮一番,給這些土著顏色,讓他們以后不敢反抗,以后開種植園也好,開礦也好,這些土著都是最好的勞動力。”
  祝本端笑了笑說道。
  “走吧,靠岸吧,我們也去到處看看,以后可以來這里投資、投資,在南洋地區有個據點的話,以后我們就可以有固定的航向和船只往來,以后就不愁沒銀子了。”
  馮相說完也是下令道,很快,徽商號就開始靠岸。
  不僅僅是徽商號,其它商行的船只見馬尼拉灣這里已經穩定下里,明軍輕松的控制了一切,大家也是開始陸陸續續的下船,準備在馬尼拉這里好好的仔細看一看。
  很快,一艘艘大船就將馬尼拉灣區這里小小的碼頭和港口給擠滿,很多船都沒有辦法停泊進來,沒有辦法只能夠用小船來中轉一下。
  在明人街區的空地上面,大家慢慢的聚集過來,在陸地上面比在船上面肯定是要舒服很多的,特別是對于那些會暈船的來說,早就巴不得能夠登陸了。
  祝本端和馮相兩人在街區這里逛著,看到家家戶戶都在不斷的哭泣,看到這些明人有氣無力的收拾狼藉一片的家園。
  “我的兒啊~”
  有失去兒子的老母親抱著自己兒子的尸體在不斷哀嚎。
  “我的孩子~我的孩子~”
  有失去孩子的母親,抱著小孩子的尸體,整個人的雙眼都失去了色彩。
  “女兒啊~”
  有的年輕女子遭到了侮辱,羞愧之下,自盡而死,頭發斑白的父母痛苦不已。
  看著眼前的一切,祝本端沉默了。
  “該殺,這些土著都該殺~”
  “是該殺,就該要殺的人頭滾滾,竟然如此對我大明人。”
  馮相也是點點頭說道,只有親眼目睹了這里的慘狀才會明白這些土著都統統該死,明白杜明恩為什么會打開殺戒了。
  很快,兩人走著、走著就來到了原本準備燒死陳老漢的空地這里,捆綁陳老漢一家的木樁都還在,柴火也都還在。
  “殺人不過頭點地,竟然還要活活的燒死一家老小,也小孩子也不放過,抓到那些人,就該讓他們也來嘗一嘗被活活燒死的滋味。”
  祝本端看著眼前的木樁和柴火,狠狠的說道,這個時候都已經談不上什么仁慈之心了,因為敵人的殘忍已經讓他們失去了仁慈。
  “抓到了,抓到了~”
  這時,不遠處一陣騷動,只見一隊隊明軍壓著一個個土著朝這邊走來,其中一個赫然就是要燒死陳老漢一家的拉普。
  此時的拉普猶如喪家之犬一般,低著頭,整個人被五花大綁,身邊兩個強壯的明軍死死的鉗住他,壓著他往這邊走來。
  “哈哈,你也有今天~”
  一旁的陳老漢高興的大笑起來,剛剛就是他帶著一隊明軍去抓捕這個拉普的,是他害死自己的女兒,同樣也是這個拉普要燒死自己一家人。
  剛剛他都來不及去收拾自己的家,他也要將這個拉普給找到,為自己的女兒報仇雪恨。
  不僅僅是陳老漢和拉普,一隊隊明軍壓著很多的土著往這里走來,同時還有大量的土著被明軍們從各個角落當中驅趕出來。
  有些土著并沒有參與洗劫明人街區的事情,殺戮到了一定的程度,杜明恩這邊也是讓人停止下來,當然更重要的還是為了留著這些人的命幫忙建造據點。
  同樣的杜明恩這邊要殺雞儆猴,這呂宋國的國王被抓住了,呂宋國的王公大臣等等也是抓了一大批,還有像拉普這些洗劫明人街區的罪魁禍首大部分被殺了,依然還有一些漏網之魚,現在也是被抓住了。
  杜明恩要用這些人的人頭來祭奠死去的明人,同樣也是要殺雞駭猴,讓剩下的這些土著們明白,大明人可不是好惹的。
  我們是比較隨和,也比較平和,我們謙謙有禮、文質彬彬,但這并不意味著我們是好惹的,惹怒了我們,我們比你們更狠,比你們更兇。
  一隊隊明軍押著眾多的土著來到這里,同時從城堡這里,呂宋國的國王拉干以及眾多的王公大臣等等也是被押了過來。
  此時此刻,拉干身上的所有值錢的東西都被卸了下來,整個人面如死灰,他不知道明人會如何對待他,他已經將自己所有的財富都說了出來,只求杜明恩能夠饒他一命。
  手機站:
九鼎娱乐电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