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絕上至尊 > 第一百六十九章 怒上心頭

第一百六十九章 怒上心頭


  陳鋒源先給吳伯龍發了條短信,告訴他一會兒等信號行動,之后趕緊上天臺,可天臺上卻是空空如也,什么都沒有。
  “C!”一拳打在鐵門上,那鐵門竟凹下去了個拳印。
  “永遠、永遠不分開,永遠的相愛……”這時,手機鈴響了(歡子的《永遠不分開》),看來電顯示,是一個陌生的號碼,估計是李偉博,“喂。”
  “陳鋒源啊。”果然,就是李偉博的聲音,“是不是找不到你的好兄弟了?”
  “李偉博,我qn*的!你把我兄弟抓哪去了!”陳鋒源怒氣升騰,直接沖著手機開罵。
  “哎哎哎,注意你的態度!”這個語氣充斥著挑釁。
  “你最好把他們放了,否則我讓你后悔一輩子!”陳鋒源以冰冷的語氣說道,電話那頭的李偉博竟感背后一涼。
  “你、你來食堂找我,對了,你順便提醒一下凌羽,我知道他已經來到這了。”他沒想到自己竟然隔著電話被人威脅到了,令自己的話音都有些顫抖。
  “尼瑪——”陳鋒源還想繼續罵,可對方直接掛斷了,“你會付出代價的!”
  之后,他一邊往樓下跑一邊撥凌羽的電話,“嘟……嘟……嘟……”響了十幾秒才接,“我去!鋒源——”
  “先聽我說,你在那塊等我,我馬上就到!”陳鋒源吼道,他的聲音大到整棟教學樓都能聽到,還在上課的師生都被嚇到了。
  而學校的廣播也在他收回手機時響起:“所有的老師和主任,所有的老師和主任,下課后到會議室開會!”周末就是全國英語四六級考試,老師們必須提前有所準備,也正是因為陳鋒源提前收到了消息,才會有今天下午決戰的準備,可沒想到的是,天星會竟然選擇主動出手。
  不到兩分鐘,陳鋒源就從天臺跑到了食堂,幾百米的距離,他的速度可以用飛快來形容了。他在食堂后方空地的通道口找到了凌羽。
  “鋒源兄,你——”看到陳鋒源,凌羽趕快走了過去。
  “什么都別說了,里面交給我了,你在這守著,一個都別放跑!感覺有什么不對的就打電話讓吳伯龍他們過來!”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凌羽竟從陳鋒源的身上感覺到了一種猛獸的氣息,那種獅虎獨有的追捕獵物時才有的氣息,他只是下意識地點了點頭,就這么看著陳鋒源走了進去。
  空地中,至少有五十個學生,或蹲或站或坐,手里拿著各種各樣的武器,有墩布把,有桌子腿,還有鋼管,皆是一副吊兒郎當的模樣,一見陳鋒源來了,趕緊站起身子,緊張了起來。
  隨著陳鋒源的進入,那些學生也慢慢將他圍了起來,只是出于對他的懼怕,不敢離他太近。
  “阼熽社的副社長來了,那正社長呢?”李偉博用小拇指掏著耳邊,從人群后方慢慢走到前面。
  “他就在外面,短時間不會進來。既然我已經來了,那我的兄弟呢?快把他們放了!”
  “他們就在后面,只要咱們談好了,我自然會放他們離開。”自認為抓到了對方的軟肋,李偉博已經得意忘形了。
  透過人間的縫隙,確實能看到后方有兩個人倒在地上,只是他們沒啥動作,“說吧,你到底想怎么樣?”平穩的語氣,掩藏著心中即將爆發的凜冽殺意!
  “那好,我也沒別的意思……”李偉博手里雖是有人質,可聽過對方各種牛批的事跡后,也是不敢離他太近,始終保持著十米以上的距離,“就是想讓你們把阼熽社歸入天星會。”
  陳鋒源聽后輕笑了幾聲,看他們都這么緊張,心里頓生一個好玩的“游戲”,“我說你是擱哪學的把戲,學的這么不到位,你知道我會玩什么嗎?”
  “哦?你會玩——”緊張狀態下,他的思路也跟著陳鋒源走了,順著他的話走,只是話還沒說完,就看到陳鋒源突然變大了,不,不是變大,是距離近了!從十米外瞬間來到身前,同時脖子上一涼,低頭一看,竟是一把小刀架在脖子上!
  李偉博的瞳孔瞬間縮小,不可置信的看著站在面前的陳鋒源,其他幾十人也傻眼了,他們只看到陳鋒源身影一閃,就到了老大跟前,什么樣的人才能有如此不可思議的速度啊!
  “制人先制王,你連王都制不住,就只有敗的下場。”陳鋒源冷聲道,而后又在他耳邊小聲說了句:“你知道么,你幫了阼熽社一個大忙,凌羽雖然說過和平共處,但他還是想著獨大,只不過一直沒有找到好的理由,今天本想著違背一下原則,可還沒等到動手,你就先動了手,現在好了,我們的理由,有了!”
  李偉博頓時如遭雷擊,心墜落到深淵。化被動為主動,是讓他有了點信心,可一旦失敗,那就是萬劫不復,就如同現在這般。
  “雖然你幫了這個忙,但你動了我的兄弟也是事實,所以……”說著,陳鋒源慢慢向前走,被小刀抵著脖子的李偉博也慢慢往后退,周圍的人很自覺的為他們讓開。
  之前只是隱隱看到張文志他們倒在地上,看不到具體的模樣,現在看到了,陳鋒源壓在心間的怒火更盛!
  他們倒在地上,半蜷著身子,身上全是鞋印,臉上都是臟兮兮的,也不只是被打了多久,只能用狼狽形容。張文志臉上只是臟了點,沒腫起來,看來護得比較好,而杜君行就慘很多了,頭上挨了一下,血都流到臉上了,肯定是頭部中招后又打了一會兒才倒下的。
  見陳鋒源看著張文志他們,李偉博以為對方不會注意,就小心翼翼的往邊上退了兩步,可那把小刀也是立刻追上他的脖子,“想活命,就老實點。”陳鋒源威脅道。
  “陳、陳鋒源,你不用嚇唬我,在學校亮刀子,你就已經違反了校長的規定,如果再用刀子傷了我,你就是犯罪,警察會抓你的!”漸漸從驚異中回過神來,知道這里是有規矩的,社會也是有法律的,對方肯定不敢對自己怎么樣,拿刀子出來只是嚇唬人而已,李偉博越說越有底氣。
  “可憐的家伙,法律對他們有用,但誰讓你惹上的是我呢?”陳鋒源在心里為此人感到悲哀。
  李偉博以對方是在猶豫,趕緊趁機會退后,同時說道:“你還是乖乖聽我的吧!”
  “如果我說‘不’呢?”陳鋒源露出玩味的笑容,他會讓李偉博脫身,是因為想到了更好玩的東西,“殺了我的兄弟么?來,給你刀,我就站著不動,讓你殺。”說完,就把手中的刀扔到了李偉博腳下,嚇得后者一個哆嗦。
  李偉博慌了,他沒想到陳鋒源竟然不按套路走。他只是一個學生,就是給他十個膽也不敢殺人啊!
  陳鋒源慢慢向李偉博走去,后者因為心虛而后退,“你連殺人的勇氣都沒有,還敢威脅我?還有你們,一群傻叉跟著這個傻叉犯傻!”他又亮出雙手,活動著手腕,“看好,我手里沒刀哦。”
  李偉博立刻明白對方是什么意思了,第一時間就是要跑,可惜已經晚了。
  陳鋒源如鬼魅般出現在李偉博身前,一下抓住他的手腕,接著便是手刃劈下。
  一聲脆響,猶如驚雷般震懾人心,一聲慘嚎,驚得人心惶惶!
  “動我兄弟,你已經觸動我的底線了!”陳鋒源怒喝一聲,又是一拳轟在他的胸口,后者如斷線風箏般到飛了出去,同樣是一陣骨碎的聲音,還沒叫出聲鮮血就吐了出來,在他身后的六七個人沒來得及躲閃,也被撞倒。
  所有人都被陳鋒源這一拳嚇到了,這是一個高一的學生——不,這是一個人能有的力量么?
  “這一拳,不會取你性命,但半年內你是下不了床了!”陳鋒源走到李偉博身前,輕蔑的說道,之后,又來到張文志他們身前,蹲下查看兩人的傷勢。
  “別看了,你就不能先叫救護車?”張文志一手抓在陳鋒源肩膀上,說道。
  “文志,你感覺怎么樣?”看到兄弟醒來,陳鋒源稍稍松了口氣,能醒,就說明傷的不重……吧。
  “我靠……大哥,先叫救護車行不行,再墨跡就死人了。”說著,他看向另一條胳膊,陳鋒源也順著他的目光看去。
  張文志左小臂處有個明顯的錯位,顯然是骨折了!陳鋒源心中一急,“我這就打,這就打!”說著,急忙掏出手機,撥通了120,“喂,110嗎,盛邦中學有三個學生受傷了,需要救護車……涵紫路438號,快!”
  “不就是骨折嗎,你咋說的跟要死了似的,我這兩條胳膊都不知道斷過多少回了。”掛斷電話,陳鋒源又開始打趣,可顫抖的語氣卻出賣了他。
  “我有說是我要死了么?去看看君行的情況吧。”張文志給了他一個白眼,一只手強撐著坐了起來,“別晃他了,他腦袋挨的一棍可不輕,是真的暈了。”
  正在試著叫醒杜君行的陳鋒源停下了動作,又看了看其他的地方,沒發現骨折,只是有幾處淤青。
  “不過君行這家伙也算可以了,腦袋挨了一下還硬是干走了五個,咱倆練出來的,確實都挺牛批。”張文志說道,而后又抬起手,“來,拉我一把。”
  “咋滴,還想打啊。”陳鋒源抓住他的手,將他拉了起來。
  “我又沒說要幫你,只是想找個觀戲的好位置而已。”說完,正準備走,又突然問離自己最近的一個學生:“哎,有煙不?”
  “有、有……”說著,這個學生從兜里掏出了一盒煙,正準備從里面拿出一根,張文志卻直接把整盒都拿走了,“在學校里吸什么煙啊,沒收了,還有打火機,也拿出來。”就這樣,張文志叼著煙,到墻根等著看戲了。
  從始至終,沒有一個人敢動,連跑的都沒有,他們生怕惹陳鋒源不高興了,最后落個和李偉博一樣的下場。
  他從陳鋒源的眼神中看出來了,這事不可能就這么算了,還得打,所以啊,看好戲,得找好位。
  “好了,再來,就是處理一下你們的事。你們動了我兄弟,我也不能讓你們這樣離開,說吧,是想和我單挑,還是一起上?”看著張文志走到墻根,陳鋒源才慢慢走到中央。
  聽到陳鋒源的這句話,眾人臉色一變,他們本以為罪魁禍首敗了,就沒他們什么事了,誰知他竟然又說出這句話。
  只有一人顫抖著說了一句:“我選擇加入阼熽社。”
  加入阼熽社,這才是好話。打又打不過,跑也跑不了,加入阼熽社才是唯一的出路啊,正當所有人都要表態加入阼熽社的時候,卻是……
  “老子給你這個選擇了么!”陳鋒源上去就是一巴掌,那人直接被扇懵了,半邊臉直接腫了起來,接著又被一腳踹倒,“傷了我的兄弟,還想加入阼熽社?沒長腦子么!”陳鋒源怒罵道,而后又道:“還有人想說什么嗎?”見沒人說話,便再道:“那你們是單挑還是一起上?”
  開玩笑,就你這樣一揮手、一出拳就能把人打得半死的,單挑和一起上兩者之間有什么區別?怎么選都是個“死”啊。
  還沒人說話,陳鋒源徹底失去了耐性,“那我就替你們選了,你們一起上,也能省下不少時間……都想讓我先出手么?好啊,那我就不客——”
  話音未落,忽聞傳令人驚詫之語。
  “哎哎哎,別別別!疼啊!手下留情、留情啊!”那是……凌羽夸張的慘叫,接著就見到凌羽飛了進來,沒錯,身高接近一米九的他飛了進來,落地后又滑了好幾米才停下。
  緊接著就見到很久未露面的校長走了進來,“我這段時間不想管你們,你們還越來越來勁了!”
  凌羽重咳幾聲,“奄奄一息”的說道:“鋒源兄,我盡力了……”說完就暈了過去。
  陳鋒源直接過濾掉了他的話,他才不相信凌羽會這么不耐打,也不相信王世龍真會下這么重的手,讓他留心的是王世龍為什么要來,“校長,你——”。
  “你什么你,看看你干的好事!”王世龍對血腥味很熟悉,進來后就看到了李偉博和杜君行,當下——唉,也不能真的對天主發火啊,只能象征性的說了句:“這是學校,把事鬧成這樣,真反了你了!”
  ……
九鼎娱乐电玩城